澳门申博国际娱乐城" />

高吹万的闲闲山庄藏书

2018-01-10 10:58:28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号:

南社耆宿高吹万,家在上海金山县的张堰镇秦望乡,富有田产,书香一脉,为金山望族。秦望乡有秦望山,相传为秦始皇望海处。1917年,吹万在紧靠秦望山修筑家宅,占地十余亩,名“闲闲山庄”,典出《诗经》“十亩之间兮,桑者闲闲矣”一语。

吹万与南社诸子广通声气,四方宾客纷至沓来,南社著名画家黄宾虹就多次下榻,为吹万绘有《闲闲山庄图》,水墨之外薄施赭绿,颇具神韵,宾虹引为得意之作。吹万夫人顾婉娟,乃南社女子中的佼佼者,作有《闲闲山庄记》,南社著名作家范烟桥赞之曰:“错落有致,仿佛柳州小记”。此文已经罕见,好在短小精悍,录如下:

山庄地越十亩,面山结屋,划水成堤,度以小桥,要莳桃柳,危楼开朗,朴而不华。凭栏南望,则山之苍翠,尽览无遗。朝爽夕曛,风致清雅,庄之四围,环绕竹篱,藤萝低垂,红白相间。更外则水田阡陌,满种秔稻,池塘三数,植莲养鱼,每当夏秋之交,田父负锄,牧童牵犊,田歌缓缓鸟嘤嘤,真山居之乐也。

品味此记,闲闲山庄之构筑之环境,隐约可见。庄内有慈竹室、岁寒桥、六弓湾、柳岸莺啼等结构。慈竹室,吹万有自识云:“慈竹室,即慈竹长春室之简称。是室建于戊辰春间,先母曾起居于此,额字为余所自题。”还有书斋,名“可读斋”,书斋名紧接粮仓,吹万自书门联,“世间惟有读书好,天下无如吃饭难。”近庄有银子湾,吹万出资建桥,取谐音名为“凝紫桥”。又开荒地一块,移植吴中邓尉梅花,称“梅花香窟”。每当花季,与朋辈品茗觞咏,兴味特浓。

山庄藏书处曰“食古书库”,聚书三十余万卷,经史子集皆备,其中善本大多杭州朱慎初抱经堂物。吹万雅好《诗经》,举凡善版孤本宋元铅椠注疏论辩编纂无不齐全,不下千余种。韩愈《进学解》:“《诗》正而葩”,赞美《诗经》义正而华美,因此后世经诗有了葩经之称,吹万辟有一室专以汇聚《诗经》,取名“葩庐”,自号“葩叟”。坐拥书城,陶醉其间。葩叟自谓:“国危政乱,乐桑者之闲闲;味淡声希,期穷年而矻矻。”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金山卫的隆隆炮声震翻了山庄平静的书桌,吹万仓皇外出避难,20余天后,受恋书之情趋遣,潜返山庄,将最心爱的部分诗经捆扎装运,费尽心力运到上海。不久,金山卫沦陷,山庄先是遭到洗劫,接着又被大火焚烧,数十万卷藏书不留片纸。日寇的凶狂,当然人人痛恨,然而其中的盗劫犯,竟是国民党政府军第62师,师长还是南社湖南分社成员陶广!吹万痛心之极。

山庄被毁,吹万寓居沪西海格格,有《望江南》词64阕,首阕:“山庐好,虽好不思归,劫后残书聊可读,穷来凭庑尚堪栖,故里且休提!”旷达的语表蕴含着深沉的痛惜。这“劫后残书”就是指抢运出来的部分诗经,新中国成立后,吹万把它捐献给了上海复旦大学图书馆。(李展

责编:周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