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申博国际娱乐城" />

惨痛历史 艺术呈现——文艺作品中的“12·13”

2017-12-13 10:59:22来源:南京日报
字号:

话剧《南京审判》剧照。(冯芃 摄)

话剧《南京审判》剧照。(冯芃 摄)

歌剧、话剧、电影、纪录片、图书……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前夕,一批聚焦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的文艺作品,以音符、光影、笔墨凝固“12·13”,向世界发声铭记这段惨绝人寰的历史,提醒人们勿忘国耻、圆梦中华。

《南京审判》:从人性角度反思历史警醒世人

11月29日—30日,作为江苏省委宣传部主办的纪念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80周年重点剧目展演活动之一,由江苏省演艺集团、南京市委宣传部、玄武区委区政府联合出品的话剧《南京审判》在紫金大戏院连演两场。该剧基于真实历史,用艺术的手法重构了那场对南京大屠杀元凶之一、侵华日军乙级战犯谷寿夫的正义审判,让人们牢记“正义必胜、和平必胜、人民必胜”的伟大真理。

1946年至1947年,中国政府和人民对日本战犯的审判,尤其是对南京大屠杀元凶之一谷寿夫的审判,受到举世关注。

作为江苏艺术基金2017年度资助项目,话剧《南京审判》由南京市作家协会副主席邓海南编剧,前线话剧团国家一级导演潘西平执导,江苏省话剧院老中青三代演员担纲演出。

演出现场,舞台上的场景在法庭与拘留所之间不断切换,审判者与被审判者之间的交锋,尤其是候补的年轻法官叶在增在法庭之外与战犯谷寿夫的论战,通过话剧最本真的艺术手段——“对话”,将人物内心的冲突淋漓尽致地展现在观众面前。

最终,中国的法官们不但在法庭上以事实为基础、法律为准绳定了谷寿夫的死罪,还在一次次面对面的思想交锋和精神较量中,将其脱罪的防线一层层击溃,完成了历史与国家赋予的重任。

该剧编剧、市作协副主席邓海南告诉记者,南京审判虽然已成历史,人类对战争的思考却远远没有结束,只有从人性角度去反思这段历史,才能告慰逝者、警醒世人。

今年3月,邓海南开始提笔创作,他翻阅了大量史料档案,历时两个多月完成了3万多字的初稿。整个剧本创作严格遵循史实,很多情节、台词甚至道具都有真实出处。

从今年1月项目启动到11月公演,话剧《南京审判》在创排过程的每一个环节都力求严谨细致。主创团队先后邀请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以及省文化厅、省党史办有关专家,对剧本文稿进行评审并提出修改意见。剧组还专门举办剧本朗读会,请来省演艺集团艺术指导委员会的专家对语言表达进行评审。

在邓海南看来,南京审判是一场历史对胜利者的考验,“审判不是狭隘的报复,不是只为了将犯罪者置于死地,而是要站在公平、正义的立场上,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给犯罪者以应得的惩罚,以此告慰亡灵、警醒世人。”

《拉贝日记》:用国际视角展现人性光辉

歌剧《拉贝日记》海报。

歌剧《拉贝日记》海报。

12月13日—15日,歌剧《拉贝日记》将在江苏大剧院歌剧厅连演3场。来自中国、英国、美国、德国、澳大利亚等国家的主创人员和艺术家联手合作,以客观的国际视角和通行的世界艺术语言讲述这段民族历史、人类历史。

80年前,拉贝与其他国际友人在那段恐怖岁月中共同建立了救人无数的“南京国际安全区”,他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暴行中的日记,成为记录战争暴行的铁证。在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80周年这个特殊的历史时刻,主创团队希望以歌剧艺术表现以拉贝为代表的国际友人的“大爱”“反战”“和平”精神,向年轻一代传播和平与大爱的主题。

自去年12月开始,歌剧《拉贝日记》的前期筹备工作就已展开,剧本创作先后十易其稿,作曲试唱不辍。全球知名艺术家与行业精英领衔的国际化创作团队,让《拉贝日记》拥有跨越种族、语言、价值观界限的国际视野,成为“中国故事,国际表达”的一次有益尝试。

无论是导演、作曲、指挥,还是灯光、舞美、道具,《拉贝日记》的国际化主创团队可谓是星光熠熠。

该剧创作团队总负责人及作曲,由中国著名作曲家唐建平担任,他创作的《运之河》《鉴真东渡》等多部歌剧均以题材宏大、架构壮阔著称;本剧还请来了世界著名歌剧导演伊莱贾·莫辛斯基执导。莫辛斯基生于1946年的上海,对中国有着深厚感情,曾为英国皇家歌剧院、美国大都会歌剧院执导过多部经典歌剧;执行导演奈哲尔·莱文斯是澳大利亚唯一获得百老汇“托尼奖”的设计师;国际著名指挥家吕嘉在全球演出超过1500场歌剧及音乐会……

导演莫辛斯基表示,一开始讨论剧本时,主创团队就意识到,这个故事的核心就是人,因此不能把这部歌剧单纯地写成一个日记的转述,而是要把当年南京整个城市的情况放到歌剧中,“更重要的是,我们要用这个向世界发声的机会,告诉世界这个城市的人们曾经遭受过的苦难,这才是这部歌剧所要表达的核心。 ”

“岁月会消失,但历史一定会留下人类共同的记忆。我希望观众能从剧中感受到人性的光辉,而不是杀戮的恐怖。”唐建平透露,剧中角色除了拉贝之外,还有魏特琳、约翰·马吉等在危难之时坚持人道主义精神的国际友人。当年,在金陵女子学院任教的魏特琳女士收容保护了数万中国妇孺,《拉贝日记》特别邀请了南京师范大学合唱团参演,向这位大爱无疆的国际友人致敬。

此外,两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常志强、李秀英当年的亲身遭遇也将在剧中展现,提醒人们铭记历史、珍爱和平。

《大寒》:拍出从最寒冷中走过的温暖

电影《大寒》海报

电影《大寒》海报。

2015年11月12日,在山西省盂县西烟镇西村,对日“慰安妇”索赔诉讼案山西最后一位“慰安妇”受害者张先兔,在家中去世,享年89岁。一句道歉,张先兔等了70多年。但直至临终也没有等到,抱憾离世。阳泉广播电视台以此为题材创作了电影《大寒》,12月12日,该片在东南大学点映。

《大寒》导演张跃平说,拍摄这样一个题材的电影,最初的想法源于十多年前拍摄的一部纪录片,关于中国“慰安妇”民间调查人、山西盂县西潘乡羊泉村小学老师——张双兵。他20多年走访调查日军侵华战争期间遭受日军暴力性侵受害的幸存老人,并带领受害老人到日本打官司,实名诉讼日本政府,要求公开谢罪和赔偿。“张双兵老师带给我很多感动,他这么多年坚持做这件事让我深深敬畏。这种敬畏让我冲动,萌发着让我用电影的方式来去表明我们的态度。”

片名定为《大寒》,但并不是想把这部电影拍得寒冷,而是要拍成一部最温暖的电影,“但这个温暖,必须是从最寒冷中走过的温暖,这个温暖,是善良,是人性的修复。”张跃平说。

《大寒》以纪实加剧情的方式展开,又带着散文特质。影片的开始是“慰安妇”张先兔(89岁)出殡现场。影片的结尾“慰安妇”曹黑毛(96岁)的心声:“……官司赢不赢吧,都死了,娃子们,你们以后可得把咱家的门看好了,再不能让人家说踢开就踢开,说进来就进来……”

张双兵在影片中是以本色特别出演。在张跃平看来,张双兵所走过的心路历程和感受不是演员所能演绎的,“我需要是真实、是生动,这么多年,他凭着良心为受害老人讨回的尊严和名声的心路非同一般,不是表演能够再现的真实和生动。还有重要的一点,无论是今天还是以后,我们都应该记住我们中间曾有过这样一个人,做过这样一件事。”

《二十二》:深情凝视“慰安妇”幸存者

纪录电影《二十二》剧照。

今年8月,“慰安妇”题材纪录电影《二十二》成为暑期档“黑马”。无数演员、大V和普通观众成为“自来水”,自发在社交媒体刷屏推荐这部电影。

2012年6月,80后导演郭柯偶然在微博上看到了一篇“中国慰安妇生下一个日本孩子”的故事。他被老人的故事所触动,于是联系到了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主任苏智良教授。在苏智良的大力支持和帮助下,郭柯很快找到了住在广西偏远农村的韦绍兰。他下定决心,一定要把韦绍兰的故事拍摄下来,将这位老人身上强大的精神力量带给观众,同时也让这段历史故事世代保留。2012年12月,影片开拍,取名为《三十二》。

2014年,郭柯还想用影像把所有“慰安妇”幸存者全部记录下来,这时他所知道的老人的数量已经减少到了22人,于是又有了《二十二》。郭柯想表达的是“面对伤痛,不终日怨恨,但一刻不忘”。

当时由于投资方撤资而陷入困境,影片拍摄计划一度搁浅。走投无路的郭柯,在朋友圈里发了一条自嘲的信息:“我妈愿意卖房支持我拍这部电影”,引起了张歆艺的关注。仅仅因一次合作认识郭柯的张歆艺仔细了解情况后,毫不犹豫地伸出援手,无条件私人借款100万元,帮助电影完成拍摄。《二十二》拍摄完成了,怎么才能让电影进入主流院线,让更多的人了解这段历史和老人们的生活?因为缺乏宣传发行的费用,影片面向全国范围发起募集100万元宣传费的众筹公映活动,前后共有3万多人参与。

《二十二》是国内首部获得公映许可证的“慰安妇”题材纪录片。许多网友在推荐《二十二》的时候,都说了这么一句话:“不要害怕这部电影,它克制又善良。”没有惨痛的回忆,没有煽情的音乐,郭柯和他的团队只是平淡地记录着“慰安妇”幸存者的生活,不贩卖伤痛和眼泪,正如影片的宣传语——“深情凝视”。片尾处,一位老人的一句“这世界真好,吃野东西都要留出这条命来看”更是触动了无数人。(朱凯 邢虹)

责编:周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