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申博国际娱乐城" />

早康会议:鸣响“古田会议”前奏曲

2017-10-18 09:41:07来源:福建日报
字号:

res15_attpic_brief.jpg

上杭白砂早康会址旧址

白砂战斗巧取胜 苏区革命浪潮涌

“五月里来开禾花,红军开来打白砂;四周包围无处走,杀得匪军满地爬。”这是1929年6月间,在上杭县白砂镇传唱甚广的一首民谣。民谣所传诵的即是当年红四军三路合围,巧取白砂的情形。

时间倒回至1929年。6月3日,二度入闽的红四军,二攻龙岩城,赶跑了守敌刘烈波部。此时,正在广东参加军阀混战的陈国辉听说老巢不保,极为震惊,立即率主力部队日夜兼程回援龙岩。盘踞在上杭城内的卢新铭也闻讯派出钟铭清团进驻上杭东北的白砂镇,企图配合陈国辉部夹击红军。

“到了6月5日,红四军侦得敌情后,主动撤出了龙岩城。”上杭县委党史研究室主任黄尔贤告诉记者,就这样红四军故意让开一条通路,诱敌进入龙岩空城后,准备第三次攻打龙岩,以彻底消灭陈国辉部主力。

据《上杭人民革命史》记载,6月5日下午,毛泽东在当时隶属于龙岩县管辖的大池主持召开了红四军前委干部会议。会议具体研究攻打白砂的作战方案,并要求严密封锁消息,迅速集结部队,务必求胜。

“白砂当时是通往龙岩城区的咽喉要冲,战略地位显要。”黄尔贤介绍说,之所以选择把白砂当作突破口,有一定的战略考量。会议决定在陈国辉部主力未到龙岩之前先打白砂,吃掉钟铭清团,扫清进军龙岩的障碍。

两天后,红四军在闽西红军五十九团配合下分兵三路向白砂进攻。当天正值农历五月初一,是当地“扛菩萨”打蘸的民俗活动日,白砂守敌对红军的行动毫无知晓,疏于防备。

据党史资料记载,彼时,由毛泽东、朱德率领的红四军第二、第三纵队和军部从大池出发,经吊钟岩、小禾坑,向白砂正面发起进攻。很快,主攻这一路的红军部队,就在蛟洋与白砂交界的丰年桥一举歼灭敌军前哨一个连的兵力,并于随后从篑竹坑、张坑岭一路直扑白砂犁头嘴。与此同时,驻扎在上杭蛟洋的傅柏翠率领的红五十九团为右翼,经蛟洋苏家坡迂回从南向白砂出击。红四军第一纵队则为左翼,从溪口大洋坝逼近白砂。三路大军对白砂形成了扇形包围态势,守敌措手不及,仓促应战。

最终,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激战,当时驻守白砂的守敌一个团,除团长钟铭清率20余人逃跑外,其余被全歼。

“这次战斗给上杭守敌卢新铭以沉重打击。”由政协上杭县委员会编撰、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上杭文史资料36辑”《上杭与古田会议》一书中,这样评价此次战斗。同时,该书也记录下了更为翔实的战果:“此役,除战场击毙外,红军还俘敌100余人,缴获火炮2门、枪100多支。”

据《上杭人民革命史》记载,白砂战斗胜利结束后,红四军前委把沿途缴获的枪支,交给了上杭地方赤卫队,并要其安排好伤员。接着,红四军政治部在白砂罗家岭乐育中学,举行军民祝捷大会。毛泽东在大会上演讲,宣传土地革命的伟大意义,号召劳苦大众赶快组织起来,打土豪,开仓济贫。随后,白砂革命委员会成立。

“白砂群众便起来分谷子、烧田契。”“这个影响使白砂周围乡村各地,冷坪塘、将军桥等群众起来战斗,同时与大洋坝、石铭等处连成一片。”1929年11月的《中共闽西特委报告——闽西暴动及政权、武装群众组织情况》中这样记载。当时,在白砂革命委员会的领导下,人民群众欢欣鼓舞,革命形势一片向好。

就在红军攻下白砂镇的当天,距离白砂镇10公里处的早康村群众也举行了暴动。随后,红四军前敌委员会和军部机关进驻早康。

军事会议定方针 旌旗飘扬物华新

1929年6月8日,白砂战斗的硝烟刚刚散去,毛泽东、朱德、陈毅等人相继赶往早康。他们选择在这个幽静的村庄召开红四军前委扩大会议。“这场日后被称为早康会议的会议,实际上是此前因战事拖延而中止的湖雷会议的继续。”黄尔贤说。

据记载,当日上午,由红四军主要领导干部和部分地方代表共41人参加的前委扩大会议,在早康村东头的严氏宗祠里召开,议题就是解决红四军党内关于前委与军委的争论。

事实上,在此之前的5月底,毛泽东就曾在永定县湖雷镇主持召开红四军前委会议,以厘清前委、军委的工作范围和职责。关于要不要设立军委等问题,争论双方已将观点摆出,矛盾已明朗化。但由于当时战事紧急,湖雷会议并没有来得及解决问题。

“最终引发了一场前委与军委之争,并进而促发了关于建军原则的争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历史和百科研究部副部长李泉认为,这场关于前委与军委的争论,涉及红军党的领导方式、党在军队里的领导地位和作用、党的领导机关与军事机关的关系,其核心就是坚持个人领导还是党的领导的问题,事关这支革命军队的前途和命运。

在发表于《解放军报》上的《早康会议:奏响古田会议序曲》一文中李泉进一步论述道:白砂战斗刚刚结束,毛泽东便在早康村主持召开了前委扩大会议,着重解决湖雷会议争而未决的话题。

然而,由于红四军两位最高领导人意见发生分歧,加上刘安恭等人的发难,大家争论得更为激烈。会议甚至一度陷入了僵局。

“当时,打破僵局的选择只有两个,要么毛泽东辞职,前委瘫痪;要么撤销临时军委,刘安恭下台。”黄尔贤介绍说,会议采取举手表决的形式做出裁决。

最终,早康会议以36票赞同、5票反对的绝对优势,通过了取消临时军委的决定。刘安恭的临时军委书记一职自然被撤销,并调任第二纵队司令员,军政治部主任的职务亦改由前委委员李任予担任,随后又改由陈毅接任。

“早康会议平息了关于临时军委存废问题的争论,贯彻了毛泽东关于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思想,从组织措施上使前委的领导重新得到加强。”李泉认为,这也是毛泽东为纠正红四军党内错误思想所作的一次努力和尝试。虽然,会议没有能从根本上解决各种错误倾向,但却是毛泽东正确的建党建军思想同错误思想正面交锋后的一次胜利,在思想上、组织上和理论上为半年后古田会议的胜利召开奠定了较为坚实的基础,同时也为古田会议决议的最终形成提供了一定的实践依据。

与李泉的观点一致,在黄尔贤看来,早康会议是我党我军历史上具有特殊意义的一次会议。这次会议维护了毛泽东的威信,并保留了其职务,也在一定程度上在红军指战员中坚定了“党指挥枪”的原则。“它为古田会议的胜利召开奠定了组织保证和思想基础,可以说是古田会议的奠基石,鸣响了6个多月后的那场影响深远的会议的前奏曲。”黄尔贤这样说。

红色历史永铭记 特色小镇再出发

时光荏苒,革命岁月逝去,但革命战争年代留下来的红色传统和宝贵精神财富,始终不曾被遗忘。

1997年12月,肖克将军为早康会议旧址亲笔题写了“早康会址”4个苍劲有力的毛笔字,并有署名落款和篆字图章。

“肖克将军是参加过早康会议的代表之一。为了更好地铭记这段历史,我们特意派人去北京请他题字。”今年51岁的严相龙对肖克题字这件事印象极为深刻。时任早康村村支书的他是这次题字活动的策划者,也是重要的参与者。

严相龙的祖父严鸾庆亦是早康会议的见证者之一。据上杭当地的党史资料显示,1929年开始参加革命斗争的严鸾庆,曾相继担任过早康乡工农赤卫队队员、早康乡苏维埃政府工作人员,共青团杭武(上杭、武平)县白砂区委委员兼少共支部书记等职务。1931年蒙冤罹难,后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祖父去世得比较早,但革命精神的传承,无论是家里,还是村里镇里,我们始终没有丢。”严相龙坦言,受限于种种原因,早康会议旧址的保护未能尽如人意。所幸的是,这些年来,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和更多更翔实的党史资料的不断被挖掘,无论是早康会址还是白砂镇里,红色旧址的保护和红色精神的传承都得到更好的提升。

如今,白砂早已成为上杭著名革命苏区的一个缩影。

“革命战争年代,白砂人民不怕流血牺牲,为了革命勇于奉献,书写下了一篇篇可歌可泣的革命诗篇。”白砂镇镇长郭丽蓉告诉记者,白砂现如今有在册烈士625人,革命基点村12个,为了进一步铭记历史,传承红色基因,弘扬革命传统,当地围绕“红色、生态”的发展目标,稳步推进宜居、宜业、宜游的特色小镇新环境。

“我们将依托古田会议前奏曲‘早康会议’既定的历史地位和品牌效应,结合碧沙红色交通站、将军故里、革命基点村等红色资源及早康片区得天独厚的生态环境,逐步打造融教育培训、文化创意、生态休闲为一体的红色特色小镇。”郭丽蓉介绍说,截至目前,当地已和上杭县党史研究室制定修缮方案,修缮内容包括早康会议旧址群外坪改造工程和红军食堂、红军政治部修缮工程,早康会议展览陈列室,停车场等。

今年7月初,由省艺术研究院、龙岩市文化体育新闻出版局、上杭县人民政府主办的客家木偶文化艺术节在白砂镇大金村举行,同时举办了《中国傀儡戏史》首发式。

“作为客家木偶发源地,白砂在保留古老提线木偶精华的基础上加入现代元素,将着力打造‘木偶+旅游’‘木偶+红色’‘木偶+影视’等产业链条,进而打造成文化、产业、旅游三位一体的特色木偶小镇。”郭丽蓉介绍,如今当地已启动编制《福建客家木偶小镇规划设计》,未来,木偶特色小镇将与红色小镇相得益彰。(唐亚新 林斯乾)

责编:周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